8万只日本捐赠的医用口罩运抵沈阳
来源:8万只日本捐赠的医用口罩运抵沈阳发稿时间:2020-03-28 16:40:52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特朗普发表讲话 图自《华盛顿时报》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本周,我援引‘国防生产法’,迫使通用汽车履行(生产)呼吸机的联邦合同。”特朗普说,“在未来的100天时间里,美国制造或获得的呼吸机将是我们(正常情况下)一整年里(制造或获得)的3倍之多。我们准备得很充分。”

近日,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意大利护士在担心自己会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后自杀。这也是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第二名自杀的护士。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报道称,26日晚,名为“Bliss ShowGirls”的脱衣舞俱乐部在社交媒体平台向顾客发出“邀请函”。在另一篇帖子中,店主还解释了自己继续营业的原因。

医院的医疗资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极限,院内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满员,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诊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疗。